發新話題
打印

[同人] 【东方短篇】即使星莲船正式版快到了也依旧悠闲的幻想乡

【东方短篇】即使星莲船正式版快到了也依旧悠闲的幻想乡

还有两天东方星莲船正式版就要出来了,胡乱写了点东西为了应景,刚才在小镇发过了,在这里一直看了这么久的霸王文,也放一篇上来算是献丑了。

至于没有玩过游戏的人看到里面的一些内容可能会觉得无法理解,在此先道歉了


================我是意义不明的分割线======================


    ×月×日          晴
    今天还是一如既往地晴朗,从这清晨就万里无云的情况来看,中午应该会很热吧,这样的话幻想乡的居民(无论是人类还是妖怪)大概一整天都会非常慵懒地呆在自己所属的“家”里吧,这对于外出取材的记者来说,真是绝对不利的状况,看来有必要深入各个地区内部进行详细的调查。
   
    来到博丽神社的时候,发现一个身穿巫女服的人类正在打扫神社的庭院,这个伪装成博丽灵梦的家伙到底想做什么?做出拥有如此大破绽的活动,难道还认为能瞒得过拥有幻想乡最速的我——射命丸•文的双眼吗?看来有必要调查一下,在我的最速面前,一切真相都将无处藏匿。

    根据刚才仔细的调查,这个人类与博丽神社现任巫女博丽灵梦的特征非常相似,几乎可以判定为本人。神社惊悚听闻——懒散巫女正在打扫庭院;大震惊——真假巫女神社生死斗。嗯,总觉得有大新闻的气息扑面而来啊。但是,真相只有一个,联系昨日取材时发现守矢神社正在作备战的准备,似乎正准备以东风谷•早苗为主力向某地发起进攻,果然是两大神社因为信仰的争夺要开始全面会战了。作为一名拥有职业操守的记者,一定要将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过程结局真实地报道出来。

                                                                              ——射命丸·文


“好!”文满意地看着自己刚刚完成的文字。
“真是找到了不错的题材。”一边如此感叹着,一边满意地飞走了。

灵梦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倒不是因为发现了刚刚飞走的鸦天狗,其实在更早之前灵梦就已经发现了她的身影,只是今天她似乎没有做出特别的举动,也就自动将她无视掉了。
灵梦回头看看自己刚刚打扫的庭院,刚打扫干净的青石地板又铺上了一层刚落下的樱花花瓣。
“这样打扫根本就没有意义嘛。”就像是说给自己听一样。
再将视线转移到屋檐下,那个人还是像之前一样坐在那里。
“唉。”无可奈何地谈了口气,灵梦只好抱着今天得准备两人份的茶和点心向厨房走去。

“不为什么啊,因为你跟着很碍事啊。”一身黑白着装的魔法师,以一副懒洋洋的表情,以一副懒洋洋的口气说着上面这句话。
每当想起这个,爱丽丝就会觉得心里一阵抽痛。
为什么会听到那样的回答,为什么会那样回答自己——不知道。
为什么自己会来到博丽神社,来到这里有多长时间了——不知道。
“因为你跟着很碍事啊。”抽痛。但是,不能哭,一定有什么地方搞错了,一定是这样的。

感觉到有人在身边放了什么东西,然后那人也跟着坐下了。
扭头看去,不是那个一身黑白的家伙。

“喝吗?”灵梦指了指放了两杯茶和一个碟子的托盘,碟子里放有两块樱饼。然后自己拿起其中一杯茶啜饮起来。
爱丽丝机械地拿起另一杯,将茶杯托在胸前,暖暖的感觉向掌心扩散开来,向冒着热气的杯口看去,看到茶叶立起来,却变得更加想哭。
看着身边这种状况的爱丽丝,灵梦也觉得无可奈何。在昨天下午就一副失魂落魄地样子来到神社,一直坐在屋檐下发呆到夜晚,之后也没有要回去的意思,幸好神社虽然没有多余的粮食,但是多余的被褥还是有的。
就这样到了早上,状况还是一点也没有好转,一句话也不说地坐在屋檐下,就算想帮忙也无能为力啊。
再说,能解决问题的只有自己,外人最多只能促进问题解决的速度而已。

灵梦看了看碟子中的两块樱饼,昨天本来应该去香霖堂拿点心的,不过因为有客人到来而放弃了。
并不是因为灵梦有多么重视神社的客人,其实神社的客人很多,整个幻想乡里的人类、妖精、妖怪、鬼等等,都是凭着自己的一时兴趣,自顾自地就来了,之后自顾自地就走了,香火钱什么的也从来没有交过,灵梦早已不在意这些了,只是昨天来的这位客人的这种精神状态,怎么也不放心把她一个人留在神社吧。
樱饼有两块,客人与自己一人一块,但是如果客人没有先吃自己也会觉得不好意思独自吃起来。
“真是无聊的执著。”灵梦无意义地嘀咕着,也只能边喝茶边看着正飘洒着樱花的庭院发呆。

“不为什么啊,因为你跟着很碍事啊。”这句话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在脑海中响起了,伴着这个声音在眼前浮现出的那个懒洋洋的表情,使得本来认为已经麻木了的心又一次抽痛起来,不管是多少次,这份疼痛也不会减弱。
“不行,不能再想了。”爱丽丝用力地摇摇头,将视线抬向前方,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纷飞的樱红,是绚丽的绝唱。“不为什么啊。”挥之不去。

“庭院又落满樱花的花瓣了。”还是用对话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吧,爱丽丝这么想着,她觉得这个时候身边的人肯定会回应的。
“嗯。”一股懒散的气息不断地散发出来。
“那么你刚才所做的事情不是徒劳吗?”虽然自己变得很奇怪,但是对于周围的状况还是了解的,包括那个来到这里但是没有做出什么特别事情的鸦天狗的事情也知道。
“是啊。”带着感叹的语气如此认可到,所以神社的巫女从来都不打扫庭院的原因,就是因为即使打扫干净了也很快就复原了,但是这次突然地开始打扫庭院是有原因的。
“但是,不是很奇怪吗?明明现在都是夏天了,但是还在飘落着樱花。”这就是原因——“想要打扫一下在夏天还在飘落的樱花,是不是会有不同的感受呢。”大概就是这样的想法。
“因为,这是异变啊。”非常轻易地就道出了真相。
“不去解决异变吗?”虽然是很平常的对话,但是爱丽丝却觉得有什么东西要从心里冲出来了。
“嗯,应该说是还没有到时间吧。”异变肯定是要去解决的,一边表达着这样的立场,同时又像是在为自己的懒散寻找着借口一样。
“因为你跟着很碍事啊。”忍耐着依旧不减的抽痛,爱丽丝加大了握着茶杯的手上的力度,使得茶杯快要发出“喀吱喀吱”的呻吟。
“那么……”爱丽丝低着头,像是在忍耐着什么一样,“灵梦在去解决异变的时候,会觉得有人跟着你很碍事吗?”
灵梦的脸上一瞬间闪过了惊讶的表情,不过真的只有一瞬间,随后就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笑容,将视线从爱丽丝的脸上移开:“撒,谁知道呢……”暧昧不明的回答。

就在灵梦还在烦恼接下来的对话该怎么展开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向神社飞来的身影,突然觉得会有这种烦恼的自己真是有点愚蠢。
“哟,灵梦,刚才我看到了一只老鼠。”骑着扫帚降落到灵梦和爱丽丝面前的人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你自己不就是老鼠吗?”对于来客优先向自己打招呼,灵梦居然觉得有点生气,普通情况下不是应该反过来的吗?被自己也变得有点奇怪的感情困扰着,灵梦不自觉地就吐槽回去了。
“嘛、嘛……”发出意义不明的发音,魔理沙径直向着灵梦和爱丽丝的方向走来,然后毫不客气地拿起一块樱饼,大方地吃起来,看来这个家伙完全不懂得“礼节”二字该怎么写。
灵梦看了看身旁那位,可以肯定那一脸惊呆地看着魔理沙的表情绝对不是因为对方毫无形象地吃着樱饼的关系。
“你昨天去哪儿了?”看来依靠当事人之间展开对话解决问题是不可能了,还是在旁边推一把吧,灵梦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发问。
“嗯?足吞吾呼啊丽丝在遇起。”昨天我和爱丽丝在一起,应该是想这么说吧,不过一边吃东西一边说出的发音不清晰的话,能把意思准确地传达到吗?
“誒?”“诶?”看来是准确地传达到了,从对面两人整齐的回应来看是这样没错。
“咕……是这样的吧,爱丽丝?”努力地吞下口中的食物后,就这样毫无做作地向身边的人确认。
“呃?啊,嗯……”而爱丽丝本人似乎也不打算揭穿她。

“是吧。”在得到确认后,魔理沙继续转向灵梦,“我跟你说哦,今天我又遇到那种四处收集妖怪掉落的碎片的圆圆的东西了,我在追踪那个东西一段路程后,就遇到了一只老鼠,突然就向我袭击过来了,不过很弱就是了。”看来是对那个老鼠的话题更感兴趣。
“会打弹幕的老鼠吗?”虽然很介意魔理沙敷衍爱丽丝的态度,也很介意刚才被吃掉的樱饼,不过灵梦也听到了自己在意的事情。
“嘛,算是吧,我也没太注意,看到有东西袭击过来了,立刻就用魔炮还击了,之后就被她跑掉了,我现在正好要到图书馆去借书查一查有关的资料呢。”虽然事情交代的不是很清楚,不过还是勉强能明白她讲了些什么。
“那么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呢?”这种事情没有来向我报告的理由吧,心里这么想着,灵梦突然有了不太好的预感。
“咕噜、咕噜……咕噜……哈。”完全无视了刚才灵梦的问题,魔理沙将原本属于爱丽丝的那杯茶一饮而尽,不过她来神社的目的其实也表现得很清楚了。顺带一提,之前爱丽丝因为看到魔理沙飞来神社而惊讶地站起来的时候,将茶杯放在了身边,也不知道那杯茶爱丽丝此前有喝过吗?
“好了,事情办完了,我也得去图书馆了。”非常大方地放下茶杯,之后做出准备骑扫帚出发的样子,看来还没有连茶杯一起拿走的打算。
“那……那个,我也去。”说出这话的爱丽丝似乎又开始为自己的冲动感到有点后悔,“啊……不,那个……”脸看起来也很红,是因为刚才某人的无心之举造成了间接接吻的关系吗?
“好啊,一起去吧。”一瞬间就回答了的魔理沙,向爱丽丝伸出了手,看来对于昨天自己的某些话,给其她人带来了困扰的事情,完全没有自觉。

“看来她们的问题总会解决的吧。”继续坐在屋檐下看着两人离开的灵梦就像对身边的谁说一样。
“你到底要偷听到什么时候?你这个间隙妖怪。”灵梦一边用代表着心情不错的语调如此说着,一边把手伸向身边那块樱饼,但是在她拿到那块樱饼之前,另外一只手突然从缝隙伸出,抢在前面将樱饼夺走。
灵梦整个人都石化了三秒,就在这三秒间,八云紫整个人从缝隙中钻出,然后毫无愧疚地吃起刚拿到的樱饼来:“哎呀,想不到还是被你发现了,我还以为很好地隐藏了自己的气息呢。”
千言万语都堆积到了灵梦的胸口,但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怨恨地盯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缝隙妖怪。
“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代表着心情不好的话语终于喷涌而出。
“咯吱咯吱……”似乎食物的吸引力更大。
“不要无视别人的问题啊喂!”已经有足够的理由抓狂了。
“这个季节还能看到樱花呢,还真是难得的景象。”突然就转入正题了。
“你也觉察到了?”看到紫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了,灵梦也没有心情继续跟她开玩笑。
“嗯,其实我刚被自己的式神叫醒,还什么都不知道呢,所以先来你这里打听点消息,你有什么能提供给我的消息吗?”
“你……”明明知道紫是在故意装傻,但是一看到对方那一脸无害的笑容,灵梦突然又被噎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然后又看到了紫手中那个只剩下一半的樱饼,只觉得头脑一片空白。
“啊,这个啊……放心啦,樱饼总会有的啦。”捕捉到了灵梦的视线,紫故意举起手中的半块樱饼在灵梦眼前晃了晃。
“笨,笨蛋……我又没有在说这个。”被一股焦躁的情绪袭击的灵梦,赶紧将整个身子都向另一边转了过去,只是为了不让某人看到自己现在的表情,明显能听到对方放肆地偷笑的声音,却毫无办法。

冷静下来想想,之前魔理沙也有说过,追踪一个“宝船”的时候遇到了一只会打弹幕的老鼠,那么就是说果然还是有什么人在背后操纵着什么东西,引起了这次异变吗?
“吶,你对刚才魔理沙说的话有什么想法?”虽然是背对着对方,但是灵梦还是能确定对方在认真听自己说话。
“嗯……既然爱丽丝都承认了,那说明昨天晚上魔理沙和爱丽丝确实是在一起的吧。”以非常严肃的口气说着以上的内容,就是正在吃着樱饼的间隙妖怪。
“你是在戏弄我吗!”不自觉地提高音量的灵梦,大吼着转过身来,狠狠地盯向身后的某人,但是视线却阴差阳错地落到了那个只剩下四分之一大小的樱饼上,一阵错愕之后,看到了对方那戏谑的笑容,又只能狠狠地将头扭了回去,这么用力不要扭到脖子就好了。

“哼哼……”发出开心笑声的某人在吃完剩下的樱饼后,似乎也玩够了:“之前那些偶尔出现的宝船在被你击破后,都只掉出了她们之前收集的妖怪的碎片还有一个好像宝船缩小的模型一样的残片吧?”
‘这不是很清楚嘛。’心里这么想着的灵梦回应道:“是啊。”
“那么你觉得那种残片能操纵什么吗?”说得非常隐讳,但是说话人似乎能够确定对方可以理解。
“是呢。”灵梦就像放下了什么心事一样,轻松地站了起来。
“怎么?要开始去解决异变了?”
“怎么可能,还没有到时间呢。”又恢复了那种代表着心情不错的语调:“我先去一次香霖堂,否则樱饼怎么也不可能会有的吧。”说着就作出一副准备动身的样子,看来对于将要把客人独自留在家里这件事一点歉意都没有。

“啊,对了。”一边吸引了灵梦的注意,紫一边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小的阴阳玉:“把这个也带上吧。”
对于那个阴阳玉,灵梦是再熟悉不过了,在上一次因为一只地底的妖怪引起的异变中,她在解决异变的时候使用过的东西,不过……
“这次就不用了,有你跟着很碍事。”
“哼嗯?果然还是坚信着某个宝船里藏有作用等同于香火钱的东西么?”在背后的紫轻描淡写地说出的这番话,让前方背对着她的灵梦浑身为之一震。
“反正你别挂掉了就行了。”看到对方不作回应,紫也没继续纠缠。
“哼……你以为……”此刻灵梦傲慢地转过头来,映入紫眼帘的,是一个充满自信而无畏的笑容:“……我是谁啊?”

——完

[ 本帖最後由 wyg4403122 於 2009-8-17 11:33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sdvsds 貢獻 +3 笑,非常尊重原著性格啊。 2009-8-12 22:21
  • sdvsds 點數 +96 笑,非常尊重原著性格啊。 2009-8-12 22:21
  • LordChinese 貢獻 +3 2009-8-12 16:47
  • LordChinese 點數 +96 2009-8-12 16:47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