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1234
發新話題
打印

[同人] 在十六夜下盛開的鈴花(5.10更新)

在十六夜下盛開的鈴花(5.10更新)

午後的風徐徐吹過,夾帶的春日的氣息撫遍了大地。

幻想鄉里一個視野遼闊的山頭上開滿了嬌豔欲滴的粉色櫻花,風帶下了櫻花瓣
,在山頭舖成了一大片櫻色的地毯。遠遠的,有兩個人兒緩步朝著山頭前行,
她們時而不時的停下腳步,較高的少女溫柔的攙扶著站在一旁的女人來到一棵
櫻樹下坐了下來,腳邊的櫻花瓣散發著淡雅清香的氣味,少女就這麼靜靜的坐
在女人的身邊,嘴角勾勒著一抹微甜的笑。

「風吹的真舒服。」

女人伸出滿是皺紋的手掌,感慨的語氣怎麼樣也無法抵擋,像涓涓細流一樣從
平凡無奇的話語裡流洩而出。她把頭枕在少女的肩上,並讓少女的十指扣著自
己,感受著那一頭傳過來的心跳與體溫。在陽光下相繫著的那雙手上無名指的
部分閃耀著同樣的光輝。

「是啊…」

少女淡淡的笑說著,一邊用另一隻手攬上了女人的腰,希望彼此能夠再靠近一些。

每個禮拜,她們倆都會走上好一段路來到這個山頭。
從以前到現在,都不曾改變過。

「時間過得真快。美鈴,我們已經……在一起多久時間了呢?」

她緩緩的閉上了雙眼,這些日子,她總是一個人沉思著,依偎著那個她所愛的
少女,獨自沉思。而她什麼也沒說,那份感情從沒變過,她就這樣一直陪在女
人的身邊,彼此心跳的頻率就足以讓她們感到心安了。攬著她的右手撫上了她
銀白色的短髮,她綁在兩邊的中國結隨著美鈴的手晃動了一下。

「嗯。快五十年了吧…怎麼了嗎?」

感覺到女人在自己的肩頭上動了一下,美鈴反射性的關心著她的情況。

「沒有,只是覺得…美鈴還真能忍耐,我對妳的壞脾氣。」

看見美鈴急忙關心她的模樣,女人不自覺的笑了出來。她重新把頭靠在美鈴的
肩膀上,開玩笑的說著。

「呃…我覺得咲夜妳才厲害呢,一直去懲罰一個偷懶的門衛一定很累人吧。」

「那當然~」

毫不猶豫的打斷了美鈴自嘲的話語,咲夜加深了手指的力道,緊密的貼合著彼
此的掌心,那仍然清澈的雙眼裡儘是甜蜜的笑意。已經過了這麼多個年頭了,
她們倆就是這樣一直走了過來。

對話在兩人之間走走停停,適時的沉默讓她們感覺到彼此的存在,沉默中的溫
存也讓美鈴和咲夜感受到生的喜悅。

倚靠著美鈴的身子更加的向她挨近,沉沉的鼻息落在潮濕的土地上然後被吹落
的花瓣給掩埋,咲夜再一次的闔上了雙眼,今天的她似乎特別疲倦,柔和的春
風再加上美鈴的陪伴…她一邊輕撫著手中的銀懷錶,然後慢慢、慢慢的進入了
夢鄉。

這讓美鈴停下了到了嘴邊的話語,暖暖的風吹過咲夜的髮梢,看起來相當美麗
。美鈴的嘴角勾起了淡淡的笑意,輕輕的把咲夜的瀏海撥向一旁。那隻經歷了
無數戰鬥的右手撫摸著咲夜的臉龐,愛憐的模樣就像在對待世界上最重要的寶
物一樣。她在咲夜的臉上留下一吻,銀懷錶滴滴答答的帶著時間流轉,她們就
這麼靜靜度過這個悠閒的午後。

※          ※   ※

跟著我家的安徒生一起進行中的美咲同人
(言下之意就是更新速度一樣慢XD)

第一次寫東方,傷眼了不好意思

***
其實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但都不知道從何問起
要如何才能夠審視自己的文章是好是壞呢?
因為才疏學淺的關係,一直有著這方面的困擾OTZ

[ 本帖最後由 馬鹿天 於 2009-5-10 00:48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卡爾斯蘭組萬歲!

TOP

看著看著快樂了,舒服了,哈哈大笑了,心情沈重了,流淚了,憤怒了,就是好文章。

因為看自己的文章不會有這些心情,所以判斷不能,死心吧XDD

[ 本帖最後由 深樹小黃鸝 於 2009-3-2 18:58 編輯 ]

TOP

當咲夜還感覺得到午後的暖風撫過、手裡的銀懷錶滴答作響,以及美鈴平穩的
吐息落在自己肩上時,她的意識已經開始飄向遠方了。慢慢地,原本還在腦海
裡清晰可見的影像淡了下來,進而由模糊轉白。自己所依靠著的少女似乎也隨
著在腦中逐漸暈開的畫面跟著消失無蹤,咲夜皺起了眉頭,在無法感覺到美鈴
的當下,她的後腦勺隱隱約約的碰上了一個堅硬的東西。

硬實的觸感讓咲夜的眉頭又爬上了幾條深刻的紋路,她睜開雙眼,刺眼的陽光
穿過了樹葉間的縫隙灑落在她的臉上,她用手掩著雙眼,有些吃力的半撐起身
子。和剛才倚靠著美鈴坐在櫻樹下的情景不一樣,她似乎是一個人倒在路邊的
,那堅硬的東西便是冬日的道路,仔細觀察周圍還能發現融雪的跡象。

「發生什麼事了…」

咲夜用手按著生疼的頭部,手上的銀懷錶不自覺的落向地面,發出了清脆的聲
響,這才讓咲夜趕緊撿起懷錶,在心裡暗暗的叨唸著自己的不小心。

「咦?」

湛藍的眸子注視著手中的銀懷錶,秒針、時針與分針仍然滴答的流轉著,然而
吸引了咲夜目光的並不是這麼簡單的東西。

一秒。

兩秒。

隨著秒針的向後推移,咲夜的雙眼又瞪大了幾分!

時間,正在向後倒退!

銀懷錶的秒針正一點一點的拉回過去的時間,更連帶的牽動了分針與時針!正
當她想要直言斷定銀懷錶可能壞掉了的想法時,她雙眼的焦點不再是那銀色的
懷錶,更讓她覺得驚訝的───居然是她的雙手!歲月的刻痕消失了,原本爬
滿了細微或深刻紋路的雙手已不復見,白皙的手臂和手掌從裡頭透出健康的紅
潤色澤,這是咲夜從幾十年前就不再在自己身上見過的顏色。

看似新生的雙手匆匆的撫上了雙頰。那一瞬間,咲夜失去了平時的冷靜,眼前
的一切讓她覺得頭暈目眩。首先是美鈴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不見了,接著自己就
被單獨丟在某個道路上,然後發現了銀懷錶的時間錯亂以及自己變年輕了的事
實!

「我該不會…在作夢吧……」

咲夜頭疼的說著。她試圖讓腦中的思路清晰一點,希望能夠對於現下的情況理
出個頭緒。如果是作夢的話,那未免也太過真實了吧?但如果不是作夢的話,
她還能有何種解釋?銀懷錶的時間逆時針轉動還是她第一次見到。印象中……
她安安穩穩的睡在美鈴的肩上,在意識飄遠之前,的確,她碰過手中的銀懷錶
,難道是在那時後……

「不小心啟動了懷錶的能力嗎…」

這種說法說得通嗎?咲夜自問從以前到現在,儘管自己在睡覺時觸碰到了懷錶
,也沒發生過類似的情況,甚至這個時間倒流還可能是和自己的夢境作了結合
也不一定!

「不行,我得先快點找到美鈴才行。如果我不是在夢裡的人的話,那美鈴就一
定可以認出我來!」

咲夜爬了起來,也不管穿戴在身上的配件是否整齊一致,就只管往紅魔館的方
向跑去。咲夜認得她所倒下的地方,那是位於紅魔館不遠處的林間小道,就因
為這個原因,她很快的便看見了那幢熟悉的建築物。欄桿被漆成黑色的大門、
紅磚製成的圍牆,還有……那個從自己身邊消失不見的少女。

她氣喘吁吁的停在大門邊,少女並沒有注意到自己,只是筆直的注視著眼前,
深邃的瞳孔裡倒映著眼前的景象,精神飽滿的神色和她所認識的少女如出一轍
,現在,她站在她的面前,咲夜卻不知道該如何為她們的第一句話做起頭。

如果我不是夢境中的幻影的話,美鈴一定可以認出我的。但如果…就像我所想
的一樣,我掉入了懷錶所製造出來的時間倒流的空間裡,那麼美鈴就不會對我
有所回應……。咲夜一邊在心裡這麼盤算著,一邊慢慢的靠近那再熟悉不過的
身影。

「美……!」

才剛開口打算叫出她的名字,美鈴一個轉頭便又讓咲夜把話含在了嘴裡。她一
瞬間羞紅了臉,困窘的望著美鈴毫不造作的臉龐,望向那原應該映照出自己模
樣的翠綠眼眸……但她什麼也沒看見,那雙眼裡映照出的只有灑上了零星碎石
的地面,絲毫沒有自己的存在。

「美鈴……」

咲夜喃喃的吐出少女的名字,她,在她所愛的人眼裡看不見自己的模樣。那麼
,剛才自己所假定的一切就都是真的了嗎?她不可置信的伸出手,鉗著自己的
臉頰,毫不留情的拽了下去。

不痛……

痛覺沒有傳遞,美鈴的眼神也沒有任何變化,那麼…這一切是夢嗎?

「美鈴!」

咲夜仍在思考著種種的可能性,這時,一個叫喚著美鈴的聲音打亂了她的思緒
,她抬起頭,幾個她熟知的精靈女僕朝著美鈴的方像飄來。她們不知道說了些
什麼,美鈴起先是露出了困惑的表情,接著才點點頭,似乎是應允了她們話裡
的內容,在達成了什麼共識之後,幾個精靈女僕就領著美鈴朝館內走去。

********
慶祝小鎮生日快樂
小鎮萬歲!(灑花

>深樹小黃鸝
我死心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卡爾斯蘭組萬歲!

TOP

「美、…,是要去哪裡呢?」

儘管知道美鈴聽不見自己的聲音,下意識的,她仍會叫出她的名字。咲夜愣愣
望著消失在紅魔館那頭的身影,左思右想後…咲夜還是邁開了步伐,決定跟著
美鈴一起進紅魔館。

一開始是抱著可能會發生的心態才試試看的,咲夜自己都沒想到她能夠輕易的
用身體穿過那厚重的木製大門,自己身處在夢境的實感音而又多了幾分。她跟
上美鈴和精靈女僕們的腳步,在紅魔館裡拐了幾個彎,這裡是她所熟知的工作
地點,哪樣的路會通往哪裡她自然明白,她們正在走往紅魔館主───蕾咪莉
亞房間的路上。

「是大小姐出了什麼事嗎?」

咲夜和美鈴一起停在了蕾咪莉亞的房門前,她清楚的聽見了站在她身旁的美鈴
傳來了有些厚重的鼻息。美鈴伸出了手,叩叩叩地敲響了木門,這個時間,應
該還是蕾咪莉亞的睡眠時間才對,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把美鈴找來,咲夜無從
猜測,想必是什麼重要的事要交代吧?

「大小姐,妳找我嗎?」

「哦,美鈴,妳來了呀。」

蕾咪莉亞拍動著背後的翅膀,帶著笑意的聲音迴盪在房裡,美鈴關上了房門,
好讓接下來的對話不被精靈女僕們聽到。咲夜就站在她的身旁,她剛踏進門時
,就注意到了,這個場景有著一股似曾相識的氣氛,到底是什麼呢?當下的她
也記不得了,直到蕾咪莉亞向旁邊一站,露出了一直被她擋在身後的孩子時,
咲夜才馬上想起為什麼自己會對這個畫面感到曾經相識。

「這孩子是……!」

咲夜用手摀著嘴。她和美鈴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孩子,只比蕾咪莉亞高上一點,
銀白色的短髮、毫無感情的雙眼以及那不苟言笑的面容,那個孩子用著殘留些
許殺意的眼神望向美鈴,但美鈴不在意,斟酌了一下用詞後才對蕾咪莉亞提出
疑問。

「嗯?啊…這孩子是我昨晚撿到的。要來我們館裡當僕人,接下來就拜託妳和
其他女僕們教教她怎麼做了。昨天折騰了一整晚,我也累了,妳帶她下去吧。
對了,就讓她住在妳的隔壁房吧,美鈴。這樣妳也比較好照顧她。」

蕾咪莉亞露出了疲倦的表情,揮了揮手就打發走了美鈴和那個孩子。只有咲夜
還愣在原地,直到門再一次被關上時,她才又穿越的牆壁跟著她們兩個走去。
但她驚訝的神色一直沒有消失的跡象,她的雙眼不停的追逐著那孩子的身影,
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見。

那不是…剛進入紅魔館的我嗎!咲夜心底的聲音終於爆發了。她一邊跟著美鈴
的步伐,卻頻頻覺得自己有點承受不住事實的衝擊。她所假設的事情……她人
在夢境裡,而且還因為銀懷錶的能力而回到了過去這件事情,是真的!

像是要確認什麼一樣,她趕緊拿出了懷中的銀懷錶,時間不再倒退,而像是倒
退了某個一定的時間地點後,繼續向前推移著。難道銀懷錶把時間推回了她剛
進入紅魔館的時間點上?現在到了這個定點,它又打算要重新讓時間流逝過去?
現在的情況已經可以讓咲夜毫不考慮的做出這樣的斷定了,如果她想的沒錯的
話……她將會看到過去她和美鈴所擁有的一切回憶。

她用手輕拍著心口,試著慢慢的調整自己混亂的心跳,在她們三人來到屬於小
咲夜的房間時,咲夜的心情才稍稍有了平復的跡象。雖然這件事對她的震撼還
是很大,但她或多或少已經可以比較冷靜的看待眼前所發生的任何事了。

「這裡就是妳的房間,還可以嗎?」

美鈴爽朗的聲音照亮了了無生氣的房間,她替小咲夜拉開窗簾,好讓陽光能夠
照進房裡,但那突如其來的光線讓小咲夜不自覺的瞇起了雙眼,不太能適應似
的側過了身子,避免陽光繼續照進眼裡。

見她一點回應也沒有,美鈴就當她還滿喜歡這間房間的。她替她打開了幾個家
具的抽屜,許久沒有透風的空間裡傳來一股霉味,這也讓小咲夜皺緊了眉頭,
那樣微妙的表情美鈴自然沒有注意到,不過看在咲夜的眼裡……自己那時的行
為卻是那麼的令自己覺得玩味。

「妳還真是安靜呀。」

「…………………………」

又沒有反應。

美鈴摘下了帽子,俯瞰著眼前那嬌小的人兒。只見她低垂著頭,不發一語的望
著木製的地板。在左思右想過後,美鈴蹲下了身子,好讓她的視線能夠剛好容
納下小咲夜一個人,而小咲夜似乎也被美鈴的舉動給嚇到了,瘦弱的肩膀顫抖
了一下,清澈的眸子一瞬間對上了美鈴的雙眼,雖然她不知所措的收回了眼神
,很快地回到原先低著頭的動作,但那樣第一次的接觸已經讓美鈴很心滿意足
了。

「妳叫什麼名字?」

美鈴稍稍的把頭向小咲夜靠近一邊這麼詢問著,而她似乎注意到了美鈴的動作
,像是在迴避什麼似的向後拉開了一點她們的距離,在她用眼角的餘光打量著
眼前這個有著一頭長髮的大姊姊後,美鈴的期待也算是有了回應,小咲夜緊抓
著身上破舊的斗篷,小聲的說道:「十六夜…咲夜。」

******
容易滿足的美鈴 (毆

發現自己更新的速度和安徒生比起來算快了 (這就是愛嗎

[ 本帖最後由 馬鹿天 於 2009-3-7 06:58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卡爾斯蘭組萬歲!

TOP

「咲夜?妳叫咲夜嗎?」

滿臉的喜悅表露無遺,小咲夜感覺美鈴的身子又向自己靠近了些,她有些不自
在的別過頭去,儘量不去接觸到那個直接朝著自己看過來的目光。約莫過了幾
秒,美鈴才在奇怪小咲夜又沒了動靜時,那蒼白且龜裂的嘴唇才緩緩的開啟:
「但是…那不是我真正的名字。是那個吸血鬼給我的。」

「吸血鬼?是指大小姐嗎?」

大概是有點訝異眼前的孩子直呼紅魔館的館主吸血鬼的關係,讓美鈴一下子沒
辦法適應,但她很快的便站起了身,語氣裡滿是無奈的糾正了小咲夜:「不能這
麼稱呼大小姐懂嗎?以後在這裡工作的時後,還是要乖乖的叫『大小姐』才行
,知道嗎?」

「嗯…」

蚊子般細微的聲音聽在美鈴耳裡也當是小咲夜答應了吧。她一邊走向周圍敞開
的家具,一邊察看著內部有什麼缺漏或損壞,小咲夜看著她,才第一天認識的
人,她實在是不知道該開口跟她講些什麼。美鈴的指尖碰觸著每個家具,原有
的潮濕氣味沾染在她的手上,然後很快地就被溫暖的陽光給帶去。

「不過……」美鈴走近了窗邊啪地打開窗戶,讓冬天微涼的寒風吹過那些家具,
好帶走霉味,「我很喜歡哦,『咲夜』,是個很美麗的名字呀。」她繼續說著
,注視著外頭的一切,並對小咲夜說出了她的想法。

和煦的冬陽從窗戶外頭灑了進來,緋紅色的長髮在風吹撫下、陽光的照耀下顯
得格外美麗。站在一旁的咲夜盯著這一幕,臉上儘是笑意,她想起當時自己被
美鈴糾正的時後還是在心裡不滿的咕噥著,但是當美鈴對自己這麼說了之後…
…好像所有的不滿都煙消雲散了一樣。

第一次,有被稱讚名字的喜悅。打從出生到現在,自己只被不祥緊緊的纏繞在
身邊而已,儘管那並不是自己真正的名字,但那樣短短的話語,就足夠令自己
在心裡高興得手舞足蹈了。小咲夜轉過身去躺在床上,不知道是為了掩飾害羞
還是高興的心情,她用棉被蓋住了自己的頭,不希望讓美鈴看見自己。

咲夜是知道的,當時的自己在棉被底下強忍著因為喜悅而想要哭泣的慾望,但
是因為昨晚和大小姐經過了一場搏鬥,還太過幼小的身體實在是無法承受像海
浪般襲來的疲倦,不一會兒,小咲夜的眼皮便沉沉的闔了起來,在腦中一邊想
著美鈴的模樣、和聲音,一邊在不知不覺中進入了夢鄉。

所以,當美鈴正打算要做個簡單的自我介紹時,平穩起伏著的被單讓她稍為愣
了一下,她躡手躡腳的靠近的床邊,淡淡的鼻息被柔軟的被縟掩蓋,美鈴輕輕
的把棉被拉下,露出了小咲夜熟睡的臉龐,原本蒼白的雙頰終於多了點紅潤的
色澤,讓她鬆了口氣般的露出滿足的微笑。

「啊…衣服。」

美鈴替小咲夜拉下了被縟後才注意到,這孩子身上穿的衣服已經磨損的相當嚴
重了,她稍微舉起小咲夜的兩隻手臂,略略的打量了一下斗篷的損壞程度和小
咲夜的手臂長度。咲夜歪著頭,不解的盯著美鈴的一舉一動,雖然很難讓人相
信,不過當時的她確實已經睡得不省人事了,所以有關美鈴之後的動作,咲夜
還真不能從記憶裡拼湊出個模樣。

「等我一下哦,小咲夜。」

明明知道那個沉浸在睡夢中的孩子並不會搭理自己,美鈴還是自顧自的說了這
樣的話。她悄聲的離開了房間,來到了自己的房裡,跟在一旁的咲夜看著美鈴
拿出自己的衣物,並從抽屜裡找出了一把剪刀,確認著剛才大約目測到的長度
,一把一把的剪下了大量的布料!

這樣的情形讓咲夜想起了她醒來時後的情況,的確,她醒來的時後,身上穿的
破衣服已經不知道去了哪裡,而穿在自己身上的正是從美鈴手中一點一點被裁
剪出來的衣物。

為了能夠看得更清楚一些,咲夜蹲在美鈴的身旁,靜靜的看著她剪去她的冬衣
,帶有中國風的綠色長袍從尾端開始,慢慢成了一瓣瓣的碎花,咲夜看了看頭
頂上的美鈴,那聚精會神的替自己做衣服的模樣,是她從不曾知道的。空氣般
的手掌試著捧起那些綠色的碎花瓣,可惜的是……不管怎麼做都沒辦法將它們
放入掌心,咲夜只能帶著有點惋惜的表情伸手撫弄地板上的碎片。

過了不久,美鈴終於把衣服剪好了,正是咲夜印象中裡那件綠色的小小長袍,
她看見美鈴的雙頰堆滿了笑容,興沖沖的走出了房間,而來到了小咲夜的房間
時卻成了小心翼翼的步伐,這樣的反差令咲夜噗哧地笑了出來。

她溫柔地替小咲夜退下了斗篷,接著是已失去了原本潔白面貌的連身裙,再為
她換上剛做好的長袍。至於剛才從斗篷裡滑落的銀懷錶,美鈴覺得還是讓她自
己握著會比較妥當一些。

「這樣應該會舒服點吧?」

或許是認為穿著那身衣服很難入眠,所以美鈴才會出此下策的吧。咲夜看著她
又拿出了手帕輕輕地替小咲夜擦去臉上的土漬,深怕驚動了還在睡覺的她似的
,美鈴的手腳一直都很輕緩。

「嗯,先這樣吧。」

最後柔軟的被縟又回到了小咲夜的身上,美鈴仔細的端詳著那安詳的睡臉,嘴
角不禁又勾起了一抹平淡的微笑,她拍了拍小咲夜的頭,道了聲晚安後才離開
了房間。

[ 本帖最後由 馬鹿天 於 2009-3-23 05:34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囧星人 點數 +1 分別敘寫咲夜和小咲夜的行動很有趣味 ... 2009-4-25 12:41
  • LordChinese 點數 +80 2009-3-15 18:22
  • LordChinese 貢獻 +2 2009-3-15 18:22

卡爾斯蘭組萬歲!

TOP

在回到工作崗位之前,她吩咐了幾個精靈女僕要好好照顧她,如果小咲夜醒來
的話一定要馬上通知她過來。

在咲夜陪著美鈴看門的這段時間裡,她不停的觀察著眼前的少女,她的目光時
而炯炯有神地掃視著紅魔館的四周,時而慵懶地仰望的天空,這樣的時間過得
很快,咲夜卻樂此不疲。令她意外的是……儘管她時常露出懶洋洋的表情,卻
一直都沒有想要睡覺偷懶的打算。

夜晚將至,夕陽將昏暗的夜幕拉了起來,這個時候,兩位精靈女僕緩緩的從紅
魔館飛了出來,她們停在門前,還不等美鈴開口就嘰嘰喳喳的講起話來,這回
咲夜總算聽清楚話裡的內容了。

「人類的小女孩已經醒了。」

她們是這麼說的。


小咲夜果真醒了。

在美鈴得到允許進了她的房間後,發現她已經一個人坐在床邊仰望著夜空了。

「身體還好吧?」

美鈴對小咲夜這麼說著。只見她收回了望著月亮的眼神,轉頭看向美鈴的方向
,湛藍的眸子在月光的輝映下顯得格外清澈,而那了無波痕的眼底映上了美鈴
的身影。小咲夜點點頭,以此表示肯定。

然而,簡單的對話又中斷了。

美鈴望著小咲夜。

而小咲夜也看著美鈴。

直到沉默的精靈在兩人之間徘迴了一會兒之後,美鈴才聽見了一點細微的聲響
,「那個……」蚊子般大小的音量,簡直是在說給自己聽似的,小咲夜緩緩的
牽動著嘴唇,好像在試著用自己僅有的字彙拼出簡短的語句一樣。

「嗯?」

「我想要到外面去。可以帶我出去嗎?」

美鈴還是第一次聽見這個孩子的要求,雖然兩人還認識不到一天的時間,但對
美鈴來說小咲夜願意要求自己一些事情已經算是個很大的突破了。

「放心,我不會逃跑的…」

見美鈴久久不語,小咲夜又再補充了一句。

「我知道妳不會的。」

還沉浸在小咲夜要求中的美鈴猶如大夢初醒般的聽見了她這樣的話語,作為信
賴的證明,她拍了拍小咲夜的頭,給了她一個微笑後便領著她來到了紅魔館的
庭園。小咲夜的小手被包覆在美鈴的大手裡,就算是穿梭在館裡的風吹過了也
不覺得寒冷,她們就這樣一步步的朝著庭園走去。

然而,剛離開紅魔館,美鈴便感覺到冬夜裡的風和房間比起來還是冷上許多,
小咲夜只穿著單薄的長袍,不管怎麼說也會覺得冷才是。或許是應證了美鈴心
中所想的事,才剛離開紅魔館沒幾步,小咲夜牽著美鈴的力道便增加了一些,
還不外乎發抖所帶出了拉力。

「會冷嗎?」

「………,不、不會。」

倔強的回答,明明牙齒都在打顫了,卻還是如此頑固。美鈴心想,嘴角也跟著
露出了無奈的笑。但就算不這麼問,美鈴還是會退下自己的外袍替咲夜披上。
還殘留著體溫的衣袍罩在小咲夜嬌小的身子上,從衣袍那也傳來了美鈴淡淡的
氣味。

「這樣就沒問題了。有沒有暖和一些了?」

「……………」

那眼神好像想要表現出美鈴的多事一樣,但美鈴不以為意,或許說她根本沒注
意到,她讓小咲夜繼續牽著她的手,兩個人就這樣繞著紅魔館的庭園走著,而
小咲夜的身體也慢慢地不再發抖了,緊緊壓抑著寒冷的那隻手也放鬆了一些。

就在兩人快要把整個庭園走過一遭的時後,小咲夜突然停下了腳步,連帶的讓
美鈴也跟著停了下來。

美鈴不禁覺得奇怪,順著小咲夜的目光尋找著吸引著她的東西。不過小咲夜並
沒有讓美鈴思考太久,她兀自拉著她朝著目的地走去,看起來就像是發現了什
麼特別的東西一樣。

一處花圃。

一處開滿了淡粉色花朵的小花圃座落於紅魔館的邊緣地帶,有別於四周種植的
鮮紅薔薇,只有這一小塊地方種了這種特別的花朵。

小咲夜就是在這個花圃前停下了腳步的。

她出神地看著眼前的花,接近花托的地方好似透著緋色的光輝,與月色相互輝
映,她伸出了手,試著要碰觸花朵,卻在快要碰到之時害怕著花朵會因此凋謝
的可能,所以小咲夜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

「小咲夜喜歡這種花嗎?」

在她試過第三次後,美鈴湊近了她的身邊,丟下了這麼一句話。

小咲夜收回了懸在空中的手,欲言又止的看著美鈴,約莫過了幾秒,她才順從
著自己的心意點了點頭。美鈴看著那些花朵,想了想後,便自然而然的把手伸
向那朝著月光伸直了的花莖,並對小咲夜說:「那麼…這朵鈴花就當作是我們的
見面禮吧。」

話才剛落,美鈴熟練的折下了花莖,把綻放著的花朵送到小咲夜的面前。

「鈴花?這種花叫鈴花嗎?」

「嗯。」

「真的可以給我嗎?不會被罵嗎?」

儘管投下了這麼多的問題,小咲夜的雙手仍緊握的手中的鈴花不放,這可愛的
模樣令美鈴笑了出來,她解釋著,這些花都是她親手栽種的,大小姐並不會去
管這種小事,更何況……這是她自己想要送給她的禮物。

「既然收了我的禮物,那我也特別把我的名字告訴小咲夜吧。」

笑意從嘴角蔓延了開來,美鈴看了看小咲夜手中的鈴花,夜晚的風吹起了她那
一頭緋色的長髮,在空中搖晃的緋紅好像要在月色下暈開來了一樣,和鈴花的
顏色十分相像,小咲夜愣愣的望著眼前的大姊姊,只見她指著小咲夜手中的鈴
花,說道:「我的名字是美鈴,是紅魔館的門衛。小咲夜,以後請多指教了。」

看著這個畫面,咲夜懷念的情緒不免油然而生。

這是她和美鈴第一次真正的互相認識。那天正是十六夜,是她所存在的日子。
在這樣的一個月夜下,她因為這朵鈴花知道了美鈴的名字;在這樣的一個月夜
下,她們的眼裡有了彼此的影子,而從這天開始……她的房裡就一直有著鈴花
的香味存在。

在十六夜的月下,鈴花綻放著。

※          ※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囧星人 貢獻 +1 原來中國以前不會偷懶… 2009-4-25 12:51
  • aheadflack 點數 +54 2009-3-18 19:43
  • aheadflack 貢獻 +2 2009-3-18 19:43

卡爾斯蘭組萬歲!

TOP

隔天一早,美鈴換上了平時的衣服後便來到了小咲夜的房間。

屋裡的情況和昨天所整理的模樣別無二致,美鈴把頭探進了房裡,小咲夜仍窩
在溫暖的被褥裡熟睡著,自己不過是想看看小咲夜昨晚睡的好不好而已,照現
在這個樣子看來,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了。

悄悄的掩上了門後,美鈴便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上,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大概是正午之時,幾名精靈女僕帶著尺寸較小的女僕裝跑來找美鈴。

這是她們昨天為了小咲夜趕工完成的。深藍色的連身裙覆蓋住了身體,綁在上
頭的圍裙鑲著整齊的荷葉邊,的確是一件相當別致的衣服。

「好漂亮的衣服呀,這一定很適合她。」

美鈴拿著那件新衣服在空中比照了一下,如此單純的喜悅很快的就感染了咲夜
,那是她來到紅魔館的第二件衣服,看著美鈴如此的為自己高興,「曾經」身為
當事人的她也不免覺得有些開心。她記得在她剛醒來的時後,美鈴就坐在床邊
,手裡拿著這件衣服要她趕快換上,之後自己做出了什麼反應,而美鈴對自己
說了些什麼她已經記不太清楚了。

眼看美鈴已經在自己的房門前敲出了叩叩叩地三連音,咲夜也跟了進去。

沒有人回應?

美鈴大概敲了兩三回,木門依舊沒有動靜,她小心的轉動著門把,推開木門,
從今早就一直在棉被裡的小咲夜仍然維持著熟睡姿態。她放低了腳步靠近床邊
,規則隆起的被單看出了呼吸的平穩,美鈴在床邊坐了下來,盡量不發出半點
聲響 ,靜靜的在床邊等著小咲夜醒過來。

「啊,我記得之後……」

在咲夜好像是想起了什麼而露出了一臉「糟糕了」的表情時,美鈴已經做出了
她印象中的動作──她探出頭,打算靠近一點看看小咲夜的臉,然而就在動作
才剛定下來的同時,這樣輕微的震動似乎把小咲夜給搖醒了!

銀色的刀芒劃破空氣,在條件反射的情況下,小咲夜抽出小刀朝著美鈴的方向
刺了過去!

「………!」

在發動攻擊過後,瞬間清醒的小咲夜被當下的情形給嚇了一跳。

她睜大了眼睛盯著美鈴,而完全沒料到會被人突襲的少女只能讓自己的身體做
出最本能的反應而已。銳利的刀鋒劃破了皮膚、嵌進了肉裡,當美鈴再次睜開
雙眼的同時,新鮮的血液滑過刀鋒,進而染紅了局部的被褥。

「我不是……」

「沒關係沒關係,反正我本來就很常受傷的。總之,先把刀放下吧。」

看小咲夜正想開口道歉的模樣,美鈴不管怎麼說也會原諒她的。不過…該說是
相當敏銳的感官嗎,但被一個還不算熟悉的人靠近任誰都會警戒吧,是自己太
不小心了……。美鈴在心裡叨念著自己的不是,一邊打算先回房肩包紮傷口。

「我也去。」

才正準備踏出門,小咲夜就從後頭跟了上來。雖然說過了「不要緊」或是「自
己就可以弄好了」這樣的話,但小咲夜堅持要替美鈴包紮,或許是自己也曾經
受過許多傷的關係,小咲夜的包紮技術相當熟練,繃帶一圈一圈的纏繞在美鈴
的手掌上,她試著動了動手,確定沒問題了之後才讓小咲夜替她打上了結。

「對不起…」

「因為已經習慣了,所以有人靠近的時後幾乎都會攻擊的。對不起,讓美鈴受
傷了。」

「哎呀…只是小傷而已,沒關係的啦。啊,話又說回來,我帶了個好東西來給
小咲夜哦。」

美鈴拿出了為咲夜準備好的女僕裝,然而,一點一點的斑斑血跡不規則的印在
白色的圍裙上頭,讓美鈴的心中又是一驚!

「糟糕,血印到上面去了!」

當美鈴驚慌失措的想要用手帕擦掉血跡時,坐在旁邊的小咲夜看著那件衣服,
圍裙上頭的紅色還相當鮮明,不過看美鈴努力了那麼久還是一點成效也沒有,
應該是擦不掉了才對。她慢慢靠近美鈴,出了點力拉住衣服的一角,好讓美鈴
注意到她的存在。

「那個…是給我的嗎?」

小咲夜的問話打斷了美鈴慌張的舉動,她把視線從血漬移到了小咲夜身上,明
明是面無表情的臉蛋卻閃過一種難以言喻的神色,她又看了看手上被她弄髒的
衣服,思量了一下後,她只好帶著抱歉的表情將手中的衣服遞了過去。

接過了衣服之後,小咲夜馬上轉過身背對著美鈴,但都不見她有換衣服的打算
。約莫過了幾秒,她才又把頭轉向美鈴,露出了像是難為情又像是在生氣的表
情盯著美鈴說道:「美鈴把臉轉過去,不准偷看!」

難得對自己說話大聲了點,美鈴就急急忙忙的照著話裡的命令做了。

衣服的摩擦和幾個扣上鈕扣的聲響至少讓美鈴知道小咲夜正在更衣,過了不久
,小咲夜才准她把身子轉過去。以靛色為底的衣服配上純白的圍裙,是既簡單
又樸素的女僕裝,除了圍裙上的血漬是個意外之外,小咲夜可以說是相當適合
這身衣服。

*****

發完之後就要去段考了
目前正在一邊重製一邊繼續寫下去,所以發上來的都是初稿,
之後應該會整個翻新吧 (大概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卡爾斯蘭組萬歲!

TOP

祝考试成功!请再接再厉!

其实我都有在默默关注这篇的…… (潜水员阴险地笑了)
遗迹居民~

TOP

回復 8# LordChinese 的帖子

LC的鼓勵讓我痛哭流涕呀 (剛從補習班回來
跟數學玩了兩個小時讓我覺得自己快變成活死人了(數學白癡

卡爾斯蘭組萬歲!

TOP

啊啊啊,我也是数学白痴,高考都考进大学了,数学分数还是不及格,连招生老师都感叹这家伙怎么这样……

总之,加油啦!学习也很重要哦。
遗迹居民~

TOP

 32 1234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