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同人] 优雅地开放 墨染的樱花(东方系列,紫幽同人)

优雅地开放 墨染的樱花(东方系列,紫幽同人)

“真少见,这里竟然有人居住。”
“如果我还算是人的话。”
“嗯……你怎么看都不像妖怪呀。”
“虽然你是妖怪,我还是要提醒你,如果想活的长一点就不要靠近我。”
“唔,我这条命好象还没那么脆弱噢。”
“真是个没有危机感的妖怪呢。”
“可能是活的时间太长了,已经忘记了什么叫危机了吧?不如你来让我回想起来?”
“呵呵,你真有趣。”
“你笑了呢,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我的名字叫八云紫~”
“我的名字叫——西行寺幽幽子。”
“那我可以叫你幽幽子吗?当然,作为交换你可以叫我紫~”
“无所谓,名字这种东西只有在和人交流的时候才用的上,而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是没有意义的。”
“真是不可爱的性格,比妖怪还要别扭。”
“你也一样,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你这么爱说话的妖怪。”
“这么说我们应该是彼此彼此了哦,那个,以后请多多关照,哈哈哈哈……”
“说的也是呢,哈哈哈……”


能够凭借间隙穿越任何境界,不老不死的紫大部分时间都在睡眠中度过,偶尔她也会在幻想乡内到处闲逛,漫无目的地观察住民们的行动。最近她在人间之里停留的时候听到有关一棵吃人的樱花树的传闻,觉得颇为有趣,便准备去看看那到底是个怎样的樱花树,没想到却在路上碰到一座衰败的村子。在村子中最大的庭院中,八云紫与名为西行寺幽幽子的少女相遇了。

“原来你有这么厉害的能力,不过那可不是个可以带来方便的能力,你一定生活的很辛苦吧?”
“如你所见,这个村子已经没有人敢居住了,因为他们都知道这里有个可以致他们于死地的怪物。”
“啊,你等一下。”
八云紫把手伸入间隙里好象在找什么,很快她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包裹,摊开来是几个饭团,还是热气腾腾的。
“正好肚子饿了,先来吃点东西。”
少女摇摇头:“不必了,反正我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让我离开的干干净净吧。”
“离开?为什么要离开?”
“难道你认为让一个可以随意控制人生死的怪物留在这个世上是明智的吗?”
“力由心生,心可制力。不要随意就放弃了自己的生命嘛,与其逃避,不如来学学如何控制这种力量。”
“……”
“你看,你面前就有个好老师,而且还能当试验品哦~”
“……”
“所以,来吃点东西吧,吃了东西我好给你开课。”
少女用吃惊的表情看着紫,紫则回以微笑,原本以她的个性,是绝对不会插手人间的事情的,但是对于这个孩子,她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去帮助,就算心里也没有把握可以躲过这个孩子的能力,她也要试试看。或许,自己就是希望能这样死在那孩子手上也说不定。
在与紫对视了许久后,少女苦笑着拿起了一个饭团,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这才对,人生一世,绝对不能亏待自己的肚子。”
“因为浪费是不好的,不是吗?”

与幽幽子在一起的时间是有限的,因为紫每天必须睡12小时以上,这是雷打不动的。为什么有这样的习惯,紫也不记得了,时间太久远了。每次自己去睡觉的时候,狐狸式神——八云蓝便成为了自己的手与眼,替自己观察这个世界。就这样过去许多年,或许是几百年,或许已经超过千年。有的时候,紫会在幽幽子的房间内进入梦乡,每次醒过来的时候她总是能看到少女趴在自己的身边端详着自己。
“我的睡姿很有趣吗?”
“很有趣,像小孩子一样。”
“哎?还是头一次有人这么说我。”
“那是没有人看到过你的睡姿吧?”
“……你这么一说,好像是这样的,我总是睡在间隙里,我们家的式神平时又不敢随便打扰我的睡眠。”
“我在想,如果你死在我的能力下,是不是也会和睡着了一样安详。”
“这是个问题,我想,应该会吧~”
“为什么?”
“因为死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找到一个可以永远休息的归宿而已。不过,再你离开我之前,我不会考虑休息很长时间的。”
“……真是傻瓜。”少女别过脸看向屋外,朝阳将她的身体笼罩在金色中,以至于紫无法看清她的表情。

笼罩在天空中的博丽大结界是幻想乡最重要的保护伞,据说这个大结界将幻想乡与人世分离开使之成为了一个单独的空间,意图将人类与妖怪分离开,结束人与妖怪的战争。其间细节紫依稀还有些印象,但是她懒得花时间去回想。只不过这大结界年久失修,再加上紫喜欢在上面开裂缝去别的境界玩,导致了大结界时常会有些小小的漏洞。博丽家的巫女就会拜托紫去修理。修结界不难,只是一个体力活,对于紫这样慵懒成性的妖怪来说,修一次就够她睡个一整天的。作为式神的蓝是习以为常了,但幽幽子可不知道她有这么一习惯。于是,紫在某次修理工作结束后去幽幽子那里玩的时候,竟然一边教幽幽子如何使用结界,一边睡了过去。这一睡可不得了,幽幽子无论如何也没法唤醒紫。等紫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满面泪痕的幽幽子伏在自己身上啜泣着。
“你不会这么死掉的,紫,你快睁开眼睛不要再吓唬我了。”
“抱歉,我……”
“紫!”
“那个,我真的……”
还没等紫说完,幽幽子已经扑入自己的怀中,轻轻地说:“太好了,太好了……你终于醒了,你已经睡了一整天了。我还在担心如果你再不醒来,我该去哪里找你的式神。”
“对不起,没和你说清楚,我的习惯似乎对你造成了很大的困扰。”紫抚摸少女柔软的头发道。
“紫,我们来打赌吧。”
“嗯?”
“赌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
“赌注是什么?”
“一个约定,不过不能告诉你是什么。”
“太狡猾了,赌博竟然不告诉我赌注是什么。”
“如果说了,就没有意思了。”
“败给你了,就应了你的赌局吧。”
“呵呵,这一定会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赌局。”
少女的露出灿烂的笑容,疲惫的紫并没有发现这笑容中的意义。

不知不觉幻想乡迎来了春天,紫一如既往地来到荒废的村落来找幽幽子。但是,今天却扑了个空,幽幽子竟然没有在家。
也许她出去散心了吧?冬天在家里闷的时间太长了,以她现在的能力应该已经可以自由控制力量了,没必要担心什么。紫没多想,就坐在庭院边等着少女的归来。
时间一点点流逝,紫开始觉得不安。为什么她还不回来?难道是出什么事情了?
突然,几片樱花从飘入庭院,飘到紫的面前。
“!”紫拾起樱花瓣顿时明白了一切。她疯了一样扯开间隙,一跃而入消失在庭院间。

“那个傻孩子,不会是……”

最令紫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

西行妖开始盛开……

满天的樱花花瓣如同冬日的飞雪般狂舞着。

在那棵吃人的樱花树下,紫看到了幽幽子……

“幽幽子!”紫来到树下看到幽幽子全身鲜血坐在树下,“怎么会这样!?是谁,是谁伤害的你!”紫将幽幽子拥入怀中,希望可以让她好起来,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少女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是泪流满面的紫,露出了一丝微笑吃力地说:“我赢了呢……”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幽幽子,你不能这样离开我。你太狡猾了!”
“你还记得……记得这棵树的名字吗?”
“你不要说话了,我现在给你治疗,还来得及!”
“来不及了,西行妖已经开放了……”
“什么??”
“这棵树,是父亲的归属,也是我的归属……父亲赋予了它灵性,而我……必须抹杀它的灵性……”话还没说完,少女咳出一大口血。紫用袖子为她擦去身上的血污,泪水止不住,已经完全看不清少女的样子了。
“说什么胡话,封印这棵树明明是我的工作,为什么你要这样做!你……”
“紫,答应我,让我在此安息,将我和这棵树封印起来,这样……我与我的能力就永远不会再对人们造成威胁了……”少女努力抬起手触摸紫的脸颊,“代替我……努力的活下去……这是对输了的你的惩……”
脸颊上的手垂下,少女面带微笑地闭上了双眼。
“幽幽子!!!!!”紫撕心裂肺的喊声仿佛震动了整片樱花林。

西行妖,满开了,那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光景,所有的樱花树都好似在为幽幽子哭泣。花瓣的暴风中,紫抱着少女泣不成声。

蓝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幕,她知道,这个时候,让她的主人独自静一静最好。

紫拿起幽幽子身边的折扇,擦干眼泪,看着西行妖这棵妖怪树。

“幽幽子,就算你不和我打赌,就算不和我约定,我也会做这件事情。现在,是实现我的对你的承诺的时候了。”

话音刚落,紫身后裂开一条巨大的间隙。

“结界!生与死的境界!!!”

世界被一片雪白所吞噬……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依然是你的朋友,幽幽子。”

“谢谢你,紫。”

“所以,你要以另外的姿态好好活下去。”

“没有死,何来生?”

“生即是死,死即是生,生死之境全凭你一念而改变。”

“……”

“你会明白的,幽幽子。”

“嗯,我先替另外的我对你说一句——”

“请多关照……”

“能遇见你,真的是太好了。”

“我也是……”

富士见的女儿

当西行妖盛开之时、阴阳境界分离之刻

那安息於白玉楼阁中的魂魄将醒

为此将西行妖以结界之力封印

如果可以,希望能不再尝到痛苦

永远不再体会轮回转生


在冥界的大门,有一座白玉般的楼阁,里面住着一位幽灵的公主与一位每天忙碌无比的园丁。有的时候,还会有位奇怪的操纵境界的妖怪带着她的式神以及式神的式神来拜访。

“紫,你说那棵西行妖为什么不开花?”

“因为有人打赌输掉了,所以那个人为了履行诺言便让西行妖变得没法开花。”

“好奇怪的理由啊……会有人打这样的赌吗?”

“当然会有,因为赌赢了的那个人实在太狡猾了。”紫用折扇遮住嘴注视着那棵干枯的樱花树。一阵微风吹过,樱花瓣飞舞在天际。

“春天了呢……”

“是的,春天了,西行妖依然不会开放。”紫意味深长地微笑着说,“因为破坏约定是不好的行为,就算对于妖怪来说也是。”


=====

山会也有,但是这里会有一个不同的新桥段,所以请期待吧

PS:XENO文我还没忘记,我会在春节更新的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TOP

=====外一篇========

“别让它跑了!快追!!”一群村民手持各种农具奔跑在田间,好像在追逐着什么。
“这几位大哥,你们在追什么?”田埂边路过的紫衣少女充满好奇地问。
“小姑娘,你快些离开这里,我们在抓一只很危险的妖怪,它随时可能伤害到你。”为首的村民说道。
“是什么样的怪物呢?”少女微笑着看着来来往往到处搜寻的村民,毫无惊慌的神色。
“狐妖啊,九条尾巴的狐妖,如果你看到,一定不要和它接触,否则你就会被它吃掉。”
“真是可怕的妖怪呢,我知道了,谢谢你们。”紫衣少女撑起阳伞向村民们挥挥手,悠闲地继续走在田埂边的路上,越走越远,似乎还在吟唱着不知名的曲子,颇为逍遥。

这一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们早已忘记那一天的末日般的景色,也早已熟悉了在这片土地的生存之道。

渐渐的,太阳开始向西沉,夕阳洒在望不到边的稻田,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金色。村民的嘈杂的声音已经远离,紫衣少女似乎很满意这样的景色,竟坐在路边的地藏菩萨边望着天空,欣赏起来。
“我说,地藏呀,我真羡慕你每天都可以看到这样的景色呢。”少女开玩笑地与石雕地藏说起话来,“不像我,经常会错过这样的美景。”
少女将阳伞收起,放在身边,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盘团子,悠闲地品尝着。
“看着别人吃饭的习惯可不好哦。”少女一边吃着团子一边说到,可是身边并没有任何一个人,究竟她在对谁说话呢?
深后的稻田里发出一阵习习簌簌的声音表示,这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但是很快声音就消失了。紫衣少女将盘子与剩下的团子放在地藏菩萨的脑袋上,径直走进稻田。
很快,她在稻田中看到一团比夕阳还要耀眼的金色,虽然皮毛上面有点点血污,但是依然非常美丽。那是一只狐狸。不过这只狐狸明显对紫衣少女并不友好,弓着身体保持着随时可以袭击对方咽喉的架势。
“看你一身金色的皮毛都被血污破坏了,我真是于心不忍。”紫衣少女歪着头端详着这只狐狸。
狐狸依然不放松警惕,而紫衣少女却在慢慢接近。
终于,狐狸一跃而起以常人难以反映的速度张开充满利齿的嘴咬向紫衣少女。
鲜血渗透了紫色的衣袖,顺着少女的手臂流了下来,滴落在土地上,很快就被大地所吸收。
“不差嘛,在这种身体状况还能如此凌厉的袭击猎物。”紫衣少女脸上毫无怒气,依然是笑吟吟地看着狐狸,“我有点喜欢你了呢。”
“……”狐狸有些动摇了,它面前的这个人丝毫没有要伤害它的意思,就算被狠狠的咬了一口。
紫衣少女轻轻用另外一只手抚摸狐狸的毛皮:“休息一下吧,这里没有人会伤害你。”
如同有魔力一般,狐狸松开了紧咬的利齿,眼睛渐渐闭上。
金色的夕阳已经消失,取代它的是一轮明月,紫衣少女怀抱着金色的狐狸,坐在地藏旁边吃掉剩下的团子后,拎起阳伞继续行走在田边的路上。地藏前面放着一盘全新的团子,不知道是不是那位少女留下来的。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TOP

發新話題